监狱千里调犯 服刑父亲等待为白血病仔“续命”

福州新闻2017-12-29

监狱千里调犯 服刑父亲等待为白血病仔“续命”

(服刑父亲等待为白血病儿移植干细胞 )

  原标题:豫闽两地监狱千里调犯:服刑父亲等待为白血病仔移植干细胞

  澎湃新闻记者 王选辉 实习生 黄玉璐

  从北到南,跨越1000多公里,历时8个小时,本该在河南开封服刑的罪犯陈宽(化名)在4个民警的羁押下来到福州监狱,准备移植造血干细胞,挽救佢患白血病仔龙龙的生命。

  12月头,一家三口在龙龙的病房相聚,一家人泣不成声。(点击爱心链接,帮忙呢特殊的一家)

  呢场“千里调犯”,源于一位母亲的危助信。

  2017年3月,五岁儿童龙龙被查出白血病,需爱尽快移植造血干细胞,才有可能健康活下去,经过匹配,母亲同埋家姐配型都不成功,远在河南第一监狱服刑的父亲陈宽成了唯一希望。

  呢封危助信很快引起了重视,经过采样检测,陈宽同埋龙龙配型成功。多方协调下,12月9日下半昼,押解交接就手完成,河南、福建两地监狱办理部门共同完成了呢场“千里调犯”。

监狱千里调犯 服刑父亲等待为白血病仔“续命”

福州监狱民警将陈宽押解至病院

  狱中父亲成唯一救命希望

  (点击爱心链接,帮忙呢特殊的一家)

  12月24日下半昼,福建医科大学附属协同埋病院(以下简称“福建协同埋病院”)血液科,澎湃新闻见到了躺在病床上的龙龙。龙龙剃光了头发,肤色腊黄,化疗让佢的身子极之虚弱,无法下地。

  5岁的龙龙是福建南安人,佢的父亲陈宽在2016年8月因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3个月,关押在位于河南开封的河南省第一监狱。龙龙母亲黄琴本年32岁,丈夫入狱后,她一头打零工,一头带着仔女艰难度日。

  2017年1月,5岁的龙龙颈部出现数个大小不一的肿块。经多番检查,3月25日,龙龙被确诊患有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,情况危重,来到福建协同埋病院治疗。

  经过一期化疗,龙龙体内的白血病细胞残留仍居高不下。7月,龙龙的病情开始急转直下。福建协同埋病院主治医生表示,只有尽快移植造血干细胞,进行挽救性治疗,龙龙才有可能健康活下去。

监狱千里调犯 服刑父亲等待为白血病仔“续命”

孩子的母亲黄琴

  黄琴曾有过痛失爱子的经历:2016年9月,她生下了一名男婴,但因羊水过少,孩子抢救了四天,毕竟不幸夭折。“呢期,我无论如何都得救回龙龙。”黄琴说。

  “别说骨髓,如果可以,我把命给佢都行!”但黄琴同埋12岁的女都配型不成功,无法提供造血干细胞,在监狱中服刑的龙龙父亲成了唯一希望。

  为何不克不及冷冻空运造血干细胞?

  (点击爱心链接,帮忙呢特殊的一家)

  能否从河南狱中提取造血干细胞,通过冷冻空运的方式移送到福建?一系龙龙前往河南,在河南完成骨髓移植手术?呢两种方案均被主治医生否决。

  “造血干细胞移植的供者同埋患者在同一地点进行手术是最佳选择。”福建协同埋病院血液科主任医师、医学博士李乃农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介绍,首先,长途运输的不确定因素较多,行程延误也会导致造血干细胞失去必然活性;其次,龙龙目前的身子状况不啱远赴河南治疗,且移植前还需爱大量检查。

  “如果龙龙父亲能调至福建监狱更便于体检,此外父子见面能够安抚龙龙的情绪,对病情的缓解也有帮忙。”李乃农说。

  9月,黄琴向河南第一监狱发出危助,希望能将陈宽从河南调回福建。

  “千里调犯”有多难?

  (点击爱心链接,帮忙呢特殊的一家)

  人命关天,龙龙的身子每况愈下,时间一于是生命,骨髓移植迫在眉睫。

  福建监狱办理局领导向澎湃新闻介绍,监狱罪犯的调动、特别是跨省调动,有着极之严格的规定,并且相隔千里,中间过程不行以出现一丝一毫的差池,呢也让两地监狱办理部门特别慎重。

  福州监狱副监狱长安建国说,收到危助信后,河南监狱随即为陈宽查验血样,并承担了4000元的检测费。一个月后,好消息传来,陈宽同埋龙龙配型成功。

  在司法部监狱办理局的协调下,河南、福建两地监狱办理部门决定共同完成呢次调犯行动。

  经过多方考虑,福建监狱办理局决定由离协同埋病院比来、医疗条件较好的福州监狱来收监陈宽。12月9日上午7时许,河南第一监狱4名民警带着陈宽登上G1905高铁。

  5人联排连座,4名民警将陈宽包抄。经过8个小时的路途,15点,一行人抵达福州火车企。

  福州监狱狱政科科长张学武负责带队接企。张学武向澎湃新闻介绍,当天佢带着4名民警,提前同埋福州火车企做好沟通工作,早早在在出企口等候,就手完成押解交接。

  移监完成后,一个月内,福州监狱特批陈宽同埋家属四次会见,让佢哋家人一同协商龙龙的治疗事宜,并在民警的伴随下,安排佢在协同埋病院再次体检,查验配型结果。

监狱千里调犯 服刑父亲等待为白血病仔“续命”

陈宽获特批到病床前看望孩子,一家人团聚。

  两年多没见面的一家三口,在龙龙的病房相聚,一家人泣不成声。

  “忧心龙龙受到吓到鼻哥窿无肉,在进病房前,我哋所有伴随的民警统一除下警服,身着便衣出现在孩子面前。”张学武说。

  福建协同埋病院血液科,陈宽进行抽血复检。

  狱友为佢捐款 监狱为佢加餐

  (点击爱心链接,帮忙呢特殊的一家)

  福州监狱副监狱长安建国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介绍,为了包管陈宽的身子健康,确保移植手术就手,福州监狱将佢安排到后勤分监区,并“特别关照”——比如,暂时不安排陈宽劳动,并将佢安排在人数较少的监房,包管良好的休息;在伙食上,监狱给陈宽加了餐,牛奶、鸡蛋、面包等每天供应;同时,监督佢熬炼身子。

监狱千里调犯 服刑父亲等待为白血病仔“续命”

福建协同埋病院血液科,陈宽进行抽血复检。

  “现在回想起来,我真的很后悔,本身犯下罪错。但监狱民警没有抛弃我,还全力帮忙我的家庭,真的极之感激!”陈宽说。

  自佢入狱后,妻子黄琴成为家庭唯一劳动力,供养母亲同埋两个孩子。龙龙生病后,黄琴为了照顾孩子挤弃工作,现在借遍了亲戚伴侣,危助各界,已花掉35万元的医疗费。

  如今,龙龙一天的住院费一于需2000多元,造血干细胞移植手术仍需60万元。想到呢些,仍在狱中、无法为家庭承担经济压力的陈宽更加愧疚。

  目前,龙龙的病情仍较凶险,需病情不乱后才能进行移植,手术时间暂定2018年1月底。手术费用也仍在筹措,福州监狱已面向民警及服刑人员发出募捐公告。

  (为庇护当事人隐私,文中黄琴、龙龙皆为化名)

所载文章来源于网络,如果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! 站长支持:

Copyright © 2012 -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福建新闻网地方频道网 版权所有